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豆豆小说 > 都市 > 偷吻荔枝 > 第十五章

偷吻荔枝 第十五章

作者:甜桃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21 17:43:51 来源:笔趣阁全本

像是谁按下暂停键,尴尬的气氛在蔓延。

纪霖汌说:“或者你想做什么?”

白荔没吭声,她抬起手背蹭了蹭微凉的鼻尖。

空气中尽是湿润的气息,雨势缠绵仍然淅淅沥沥的。

她顿了顿,还是慢慢地绕过纪霖汌。

虽然声音很小,但白荔仍然吐字清晰:“哥哥你已经道过歉了,我原谅你。”

她认认真真地说:“我打算回家,如果哥哥你不想回去,那我就先走了。”

小姑娘背影看着倔强劲十足,她走得不快,身影渐渐地融进雨势的雾气里,衬得愈发娇小。

纪霖汌直起身,单手揣进裤兜里。

掌心里的糖袋湿润,触手坚硬冰冷。

纪霖汌微微一愣,想起小姑娘刚才委委屈屈地说着“你不要,我就不给你了”这句话。

他薄唇微微扬起来,笑笑。

原来这小孩还挺记仇的。

他眉眼稍垂,视线笼着白荔的身影。

稍停顿,又不紧不慢地跟在了她的后面。

白荔回去以后便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

雨势随着时间一点点地加重,到了晚上窗外已经是狂风骤雨,电闪雷鸣,雨点大的和冰雹一样。

冰冷潮湿的气息也渗漏进墙壁里。

夜里九点多,她听到客厅响起开门声。

起初她以为是蔡阿姨出门或者什么的,也并没有在意,仍然埋头在书本里预习功课。

直到脚步声走向她的门口。

紧跟着,敲门声十分懒散,有一下没一下的。

白荔愣了一秒,跑过去开门。

“小孩,给你买的。”纪霖汌没说废话,直接扔给了她一大包的东西。购物袋的边角还沾着湿润的水汽,雨气扑面而来,带着几分凉意。

白荔被他的举动搞得迷糊:“这是什么?”

她慢吞吞地瞥了纪霖汌一眼。

“不是你说不开心的时候喜欢吃甜的,”纪霖汌眼皮慵懒抬了抬,“所有的口味,看你自己喜欢。”

“你是刚才出去买的吗?”白荔抬眸,他身上被雨水打湿,灰色的卫衣从肩膀的位置暗下去一大片。就连打着绷带的石膏也湿漉漉的。

“可是外面在下大雨哎...”她呆呆地说了句,“而且这些口味要跑好几个超市才能买全。”

顷刻间,她埋在心里委屈的劲,就好像吹起来的泡泡糖似得,一戳就泄气,甜软得一塌糊涂。

纪霖汌浑不在意地应了声:“恩。”

最开始他打了伞的,后来只有一只手不方便拿东西,伞就扔便利店了。

他稍一顿,黑眸噙着笑问道:“现在开心了没?”

白荔“唔”了一声,也没承认也没否认。

但是如果她有尾巴,现在肯定翘起来直晃!

...

平静的日子过了几天,大概是考虑白荔在的缘故,所以蔡嘉禾没有再和纪霖汌争吵过,但家里的气压还是很低,平时放学回来以后几乎没人说话。

而且纪霖汌每天回家也很晚,一进门就回自己房间。

所以这段时间白荔也很少和他碰面,偶尔有时候两个人会撞见,白荔就乖巧地喊他一声“哥哥”。

纪霖汌会神色淡淡地应了声,语气懒散随意。

除此之外,两个人再也没有别的沟通。

但其实白荔心里早就不生纪霖汌的气,在他雨夜跑出去买了那款她爱吃的糖以后,她的气就已经完、全、消、失。

一干二净。

满心满眼只有开心和喜欢。

喜欢。这个词听起来就很甜。

而她,很喜欢纪霖汌。

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白荔还是忍不住回想她自己的尴尬瞬间。

一想到她当着他朋友的面,红着眼眶一声不吭地就跑出去,白荔就觉得好丢脸,想找个枕头闷死自己。

她会偷偷郁闷,以后要怎么面对许博文哥哥他们啊。

或者又在纠结这样的举动会不会对她的印象都开始变得不好之类的念头。

事实证明,想太多果然会心累,而且还会失眠。

白荔头埋进枕头,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隔天就顶着两个乌黑的眼眶去了学校,搞得蔡嘉禾以为她在学校里被人打了,弄得白荔哭笑不得。

初尝暗恋滋味,当然不仅仅是失眠这么简单。

白荔开始在上课的时候走神,碳素笔在草稿纸上戳下了几个不规律的笔顿,她撑着脑袋发呆。

当她被数学老师点名站起来的时候,她大脑里是一片空白。

入秋时节,窗外的风很冷,但她的掌心紧张地冒汗。

“我...我刚才没听。”白荔硬着头皮,话音刚落,她脸颊顿时滚烫一片,觉得臊得慌。

周围的同学一个比一个的专注,而她这个时间还在走神,的确是不应该的。

这么一对比,白荔更觉得羞愧。

教室里安静了几秒,数学老师拿起粉笔盯着书本,轻飘飘来了一句:“哪怕是好学生也不能骄傲自满,在你已经比大多数人有天赋的时候,也不能泄气啊。”

“而且明天就是期中考,我相信不用我说,你们也都懂这次考试的重要性。作为重点班级的孩子,你们要学会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绝对不能有一丝放松。”

“而且你这个年纪,也不可能会想恋爱的事情吧?”

“所以要更加专心的学习,不要被转移注意力。”数学老师声音很轻地说道,但每一句话的分量都很重。

白荔突然哑口无言,但心跳也跟着莫名地加快。

“白荔,虽然老师一向喜欢你。但这次的事情,我得一视同仁,所以你去外面走廊站着听课吧。”数学老师说,“以后别再让我点你的名。”

“知道。”白荔捧着书本走到了外面。

走廊里回荡着各个班级讲台的声音,但嘈杂之下,又是难得的静谧。

白荔捧着书本,她的视线落在这页的公式定理。

只是看了会,她目光悄悄地朝着窗外看。

重点班窗外对应的地方,是学校的超市和公园。

在连续几日的阴云密布以后,今天的天气就像是回光返照一样,终于晴朗起来,虽然风吹拂过还是冷的,但光线晒在地面异常明亮。

而就在楼下超市门口,白荔一眼就瞥到了几个男生中,那个熟悉的背影。

灰紫色的碎发长了一些,黑色的短袖和修改过的校服裤,背影疏朗瘦削,干干净净,带着股生人勿近的懒散劲。

白色的绷带格外明显,但仍然十分出众。

几个男生没着急走,反而去球场的篮球架下面坐着。

纪霖汌单手捧着篮球,自己一个人对着篮筐投篮。

白荔撑着下巴,眼眸微垂,眸光笼着他的身影。

也不知道纪霖汌的绷带还需要带多久才能好。

见他们玩了半天也没有要走的意思,白荔呆呆地想,他们班级是体育课吗?好像自己班级下节课也是体育课。

那...应该会碰到吧!

下课了以后,白荔很积极地跑向了超市。

穿过道路两旁的树荫区,她下意识就向篮球场的方向去寻找那抹熟悉的身影。

只可惜,现在的球场空空荡荡,什么人影都没有。

陆陆续续有学生从主教学楼里走出来,球场很快就换了另一批男生们在打球。

她稍微感到有点失落,不死心地朝着别的地方看了看,也没有。

应该是回教学楼上课去了吧。

白荔怅然若失地收了视线。

都走到了超市门口,白荔就顺便进去买了瓶水。

站在收银旁边,她拿出手机来想付钱。

通常情况下她是不会带手机来学校的,不过有体育课的时候除外。

白荔弄了好几次,但支付页面还是转来转去的,一会显示网络未连接,一会显示支付失败。

这款手机是前两年白楚楚用完给她的,虽然很卡,但是勉强还能用。

钟陈怡说,等到她考上大学的时候,会再重新给她买款新出的。

确实,高中用手机的次数也不是那么多。

“同学,麻烦你能快点吗?”收银员不耐烦地敲着桌面,做了美甲的手指叮叮当当作响。

白荔不好意思地说:“我可能手机没信号了。”

“那你这瓶水,还要不要?”收银员问。

话音刚落,旁边过来的人影俯低身体,拿起来手机扫了码,两三秒以后,操作提示付款成功。

白荔抬眸看过去,逆着门口的光,纪霖汌挺直背脊在屏幕上点了点,见她看过来便笑了笑。

“刚好碰到。”他说,“还算巧。”

白荔愣了愣:“哥哥你怎么在这?”

纪霖汌挑眉:“那我该在哪?”

“我以为你上节课是体育课。”白荔一说完,就意识到了自己说漏了嘴,她欲盖弥彰地清咳了一声,视线也跟着移开。

稍一顿,她改口:“你上节课是体育课吗?”

纪霖汌瞥了她一眼,淡淡地说:“不是。”

想来水的事,她忙说:“谢谢。”

“没什么。”纪霖汌说。

“咦,白荔妹妹也在啊。”许博文跟何益晨他们几个闲散地走进来,何益晨很快就去货架上挑喝的,于是许博文就停下来和她打招呼。

白荔点点头,羞赧道:“恩,体育课。”

不过瞧着许博文的反应,好像没把上次她突然跑开的事情当回事。

白荔突然感觉放松了些,少了点拘谨。

许博文笑嘻嘻的:“这么巧啊,我们班级这节课也是体育。对了,你还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进去再挑挑。”

说完,他朝着白荔挤眉弄眼:“你哥在,还不赶紧宰他一顿。”

纪霖汌唇角勾着,瞥了白荔一眼。

视线隔着空气轻轻撞在意思。

白荔立刻收回视线:“谢谢哥哥,但是我没有。”她停顿了一下,拿着水准备离开,“哥哥,我先走了。”

刚小跑出去两三步,白荔又回来。

她低着头,小声地跟纪霖汌说:“哥哥,你可不可以给我,你的微信。”

她停顿下来的时候,心跳声却愈来愈快,愈来愈响。

旁边的许博文愣了一下:“不会吧,你们两个互相还没有微信号,这也太奇怪了啊。”

“来,白荔小妹妹,你想要纪霖汌微信是吧,哥哥给你。”许博文看热闹不嫌事大,于是凑到了白荔面前。

他刚俯低身体和白荔的小脑袋靠在一起:“对了,哥哥的微信,你要不要啊?”

白荔一愣,迟疑的动作很明显:“额。”

话音刚落,纪霖汌直接从白荔手里拿过来了手机,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快速地在电话簿里敲下来一排熟悉。

弄完,他又扔进了白荔怀里:“手机号。”

稍一顿,他接着说:“微信号是一个。”

这、这么容易。

白荔确实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好、好的。”

走出很远,白荔突然捧着手机停住。

她有了纪霖汌的手机号哎!

白荔再次忍不住偷偷瞥了屏幕一眼。

很小心翼翼地改了备注:哥哥。

沉默了一会,她又在“哥哥”两个字后面,加了一个散发着光环的小心心。

...

体育课的热身运动结束以后,白荔在活动着自己的脚踝,体育老师说等一会还要围着操场跑一圈。

她的眼前被一道阴影挡住。

江星序突然走了过来:“你,周末晚上有事吗?”

她语气很平淡没什么起伏,只是稍微带了点僵硬和尴尬。

江星序在班里一直独来独往,很少会主动和别人说话。

白荔一愣,确定她在跟自己说话:“我吗?”

“对。”江星序双手踹进裤兜里,她校服领口微微敞开着,漂亮的脸蛋冷若冰霜,就和她的语气差不多,“你上次帮了我,我哥要请你吃个饭。”

“没关系,不用的。”白荔笑着说完,系好了鞋带。

江星序的性格比较高冷一点,虽然两个人是同桌,但平时在学校里反而不怎么说话,除非在课堂上老师说要小组讨论。

后面那两个男生在第一次月考以后,就换成了两个女生。这两个女生和白荔的关系稍微好一些。

“给我一个你的电话吧。”江星序没说什么,掏出手机,“到时候我看情况打给你。”

于是白荔报了电话号。

等到江星序走了以后,后桌的两个女生慢慢靠近。

汪琦说:“茘荔,你怎么还搭理她?”

旁边的孟丹也跟着说:“是啊,她好像是单亲家庭,听说她妈妈出轨了一位高层,最后闹得沸沸扬扬的。”

“她那个哥也不怎么样,天天在学府路混来混去。”稍一顿,孟丹接着说,“我都不知道她怎么考的名次,竟然还考进我们班来了。”

“恩?”白荔抬起下颌,向江星序走远的地方瞥了一眼。目光停了几秒,又若有所思地收了回来。

“你说,她会不会考试作弊啊。”汪琦猜测。

孟丹一拍手:“也没准啊,毕竟她们家的人风评都不太好,我是觉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白荔默默地说:“我觉得她不会。”

“为什么?”

“你又不了解她啦。”

白荔垂下眼睑,并没有再说什么。

...

白荔回学校以后,钟陈怡单位放假,也清闲了几天。

趁着白楚楚在学校的功夫,她打开了两个姑娘的房间,一进去就显得死气沉沉。

钟陈怡一边嘀咕:“楚楚这孩子真是,窗户都不知道开一开通通风,闷死了。”

说完,她走到窗边。

拉开窗帘,打开窗户。

钟陈怡视线刚收回来,余光突然瞥到了桌椅缝隙里的一张废纸,她以为是白荔验算的草稿纸,就捡了起来。

“恩?”目光刚触及到纸面,钟陈怡皱了皱眉,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她立刻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次。

白军在客厅喊着:“老婆,我上班去了啊。”

半晌都没有回应,白军又喊了一声:“老婆?”

门还没开,他看见钟陈怡紧皱眉头从房间里出来。

白军:“喊了你好几声,怎么没答应啊?”

“我上班去了啊。”

钟陈怡没什么反应,麻木地坐进了沙发里。

“老白。”她呆滞地看着前面的茶几,“你说,十四岁的小姑娘,会已经开始喜欢别人了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